GAO HAS BEEN MISSING FOR DAYS!

So far 151,510 people have signed the petition.

Thursday, January 17, 2013

狱中高智晟在严控下12日获准见家人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1,17)


*高智晟新疆沙雅监狱服刑一年多以来第二次获准见家人*

在中国新疆沙雅监狱服刑已一年多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1月12日下午在严控下第二次获准见家人,距上次家人探视已9个多个月。

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接受我的采访,谈到她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四弟,得知他和耿和的父亲一起去监狱探视的一些情况。
耿和:“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他们12日去看了高智晟。等他弟弟又返回家里,我昨天、前天核实清楚了。他大哥一直跟榆林地区公安局沟通,说要去看(探视),如果不让看就要到北京找等等。最后通知元月多少号同意去看。他弟弟当时就买机票往新疆赶。


*耿和:会见前狱方说不准问有关高智晟的一切问题,问了就终止会见*

耿和:“四弟说,一去狱方就跟他们说了五、六条‘高智晟所有事情都不能问,不管是他的案子、 他在这里的情况,所有问题都不能问。如果问的话,我们就终止会见,不管只说了一分钟还是说了十分钟,都要终止’ 光能说我们家里的情况,我们的身体情况。

他弟弟说,进去之前,他们边走边说,其间也有警察说‘我们说十句,也不如你们家属说一句,你们劝劝他,希望他能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没具体说让家人劝他什么。

主持人:“在监狱的情况也不让问?”

耿和:“不让问。因为在这之前,我跟他姐姐说,不管谁去看,希望能知道高智晟刑期结束是哪一天。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律师也没法介入。这次他弟弟去,说根本不能问,他在里面的生活状态都不能问。 看到他嘴爆皮很干,他弟弟说‘你应该多喝点水’,高智晟说‘可能是这边气候干燥的问题’”。


*耿和:不允许高智晟看电视,狱警说“他还不够这个级别”*

耿和:“他弟弟说‘你在这儿能看个报纸、看个电视啥的?’刚说到这儿,高智晟还没来得及说话,狱警就出来阻止说‘他不能看,看电视他还不够这个级别,我们这儿有图书馆’。让不让看报纸也没说。我分析这句话,为什么不能让他看电视?‘不够这级别’是什么‘级别’?”

主持人:“他们看高律师状况怎么样?比如身体情况、精神言谈啊……”

耿和:“看他也是自己走出来的,看上去走路没有问题,精神也行。”

主持人:“能谈的是什么问题?沟通交流的有什么话题?”

耿和:“就是问问家人好不好,就成象征性、礼节性的一个见面了。甚至都没有给我们带个话,什么都没有,唯一就是说让我带好孩子,他的事情不要让我太费心。除了这个,就再也没有得到任何话。我跟我家丫头(女儿格格)就觉得心里挺凉的,什麽都没有得到。我一想也不能怪他。这样的见面一点实质性意义都没有,家人这麽千里迢迢辛辛苦苦看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主持人:“家人有没有问下一次什么时候能看?”

耿和:“得不到(答复)。他大哥说如果下次看,再跟榆林市公安局沟通吧。没有给我们任何联系渠道。”

主持人:“这次一共见了多长时间?”

耿和:“30多分钟吧,规定是30分钟。”

主持人:“高律师的四弟能接受采访吗?”

耿和:“不行。


*耿和:给高智晟寄了些信和贺年卡,连是否收到都不能问,探视只证明他是活着*

主持人:“这次探视与上次探视相距将近10个月……”

耿和:“(大哥)一再找,一个月一找,找到去年10月份以后,说你再不让我探视,我要到北京去,家里还收到高智晟一封信,阻止家人到北京。那时候到了“十八大”之前。”

主持人:“‘十八大’前收到高律师信主要内容是什么?”

耿和:“主要内容是不让家里人去看他。”

主持人:“这次问没问那是不是高律师本人的意思?”

耿和:“高智晟的一切都不让问。我一直都写些信、贺年卡什么的,我让家人问问高智晟收到没有,也不让问。

见面之后,我们家丫头说‘哎呦,这麽辛苦地去见面,一句温暖的话都没给我们带’。

我觉得,不见,我的心也就死了,就往前熬时间吧;现在家人见了,我就翻来覆去地问家人,总想从里面得到一些更细的情况,什麽也得不到。就是那种冰冰的寒冷的感觉,离我很遥远的那种……只是证明他是活着呢。”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49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去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今年1月上旬一直得不到再次探视的准许。

*耿和:只能留600元,不能送东西。我仍然写信,万一他能偶尔收到一次呢?*

主持人:“这次能给高律师留点钱吗?”

耿和:“留了。他们说‘按规定看一次能留600块钱’。他弟弟就说‘那我们来了两个人,能不能留下1,200?’狱方说‘不行,只能留600’,就留了600。”

主持人:“别人按规定每个月都可以看一次,高律师将近10个月了才可以看一次……”

耿和:“对呀,就是啊,我说‘咱们看一次那么不容易’。他四弟说,狱方说‘来一次只能留一次(规定)的钱’。”

主持人:“像衣服啊,日用品,这些家人……”

耿和:“都不能留。最后我问(他四弟)‘他(高智晟)是什麽样的头型?’他说‘是剃的光头’我心里挺难受。他弟弟说‘穿的是黄棉衣、黄棉裤’。我就说‘我们能给他带点什么?’,说‘都不用,这些都不能带’。

我现在这两天就给他写写信,我就想‘万一,他能偶尔收到一次呢?’”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1 comments:

何健 said...
February 19, 2013 at 5:12 AM

  新疆维人是阿里巴巴,权贵汉人是四十大盗。权贵汉人长期公开疯狂地盗窃本属于新疆维人的石油天然气,猪狗不如!
  i(何健)实名呼吁中纪委派专案组去新疆,把两桶油(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新疆分部里的油老鼠统统收容遣送进秦城监狱接受劳动改造。
  i(何健)不是一个纯民族主义者,中华民族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中国是多民族国家。作为汉人,i(何健)同情被压迫的少数民族,i(何健)尊重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i(何健)也是国际主义者,i(何健)绝不是一位空想家。
  从新疆“七五事件”后,i(何健)就开始和来上海闯荡的新疆人做朋友,前几年i(何健)家开始尝试在上海市普陀区做酒店式公寓短租房,由于我们长租的房子附近有个清真寺,所以我们有许多新疆房客。通过面对面地直接接触,i(何健)感觉绝大多数新疆人是好人。
  那时上海警方就经常别有用心地针对新疆人,为了驱逐新疆人,他们向我们这些做酒店式公寓短租房的二房东持续施压,好几个跟我们既有竞争关系又有合作关系的二房东都相继屈服,拒绝再借房给新疆人,到现在只有i(何健)家一直在坚守。
  上海警方经常非法传唤i(何健)的父母,他们说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新疆人的存在大幅提高了上海的犯罪率,严重影响到上海的投资环境。他们还叫物业来做i(何健)父母思想工作,物业说只有不让新疆人入住我们所在的圣天地酒店式公寓,多接待外国人,那里的环境才能显著改善,租金也能大幅提高。
  i(何健)父母是良心未泯的上海住民,他俩被这些上海黑帮血债派的小哈巴狗搞得忧心忡忡,也只好阳奉阴违,虚心接受,屡教不改。本来也就是每月罚几次钱,送几个红包,毕竟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嘛。没想到2012年6月警方来了一次“大突击,大行动,一举捣毁”i家的全部“新疆业务”
i(何健)的新疆朋友有的被抓捕,有的被遣返,有的被驱逐。
  在这个冰火两重天的魔都,让我们抱团取暖,向上海黑帮血债派和平宣战!和合胜。

源于《何健语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