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GAO

About Gao Zhisheng


Gao Zhisheng is one of the most unyielding and iconic advocates for justice in China having been nominated twice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2008 and 2010). In response to Gao's legal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religious minorities and his documentation of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Gao has been disbarred, and harassed, imprisoned and tortured numerous times.


[Read Gao's Full Story]

Get Involved

Connect with China Aid:

Thursday, January 17, 2013

狱中高智晟在严控下12日获准见家人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1,17)


*高智晟新疆沙雅监狱服刑一年多以来第二次获准见家人*

在中国新疆沙雅监狱服刑已一年多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1月12日下午在严控下第二次获准见家人,距上次家人探视已9个多个月。

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接受我的采访,谈到她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四弟,得知他和耿和的父亲一起去监狱探视的一些情况。
耿和:“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他们12日去看了高智晟。等他弟弟又返回家里,我昨天、前天核实清楚了。他大哥一直跟榆林地区公安局沟通,说要去看(探视),如果不让看就要到北京找等等。最后通知元月多少号同意去看。他弟弟当时就买机票往新疆赶。


*耿和:会见前狱方说不准问有关高智晟的一切问题,问了就终止会见*

耿和:“四弟说,一去狱方就跟他们说了五、六条‘高智晟所有事情都不能问,不管是他的案子、 他在这里的情况,所有问题都不能问。如果问的话,我们就终止会见,不管只说了一分钟还是说了十分钟,都要终止’ 光能说我们家里的情况,我们的身体情况。

他弟弟说,进去之前,他们边走边说,其间也有警察说‘我们说十句,也不如你们家属说一句,你们劝劝他,希望他能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没具体说让家人劝他什么。

主持人:“在监狱的情况也不让问?”

耿和:“不让问。因为在这之前,我跟他姐姐说,不管谁去看,希望能知道高智晟刑期结束是哪一天。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律师也没法介入。这次他弟弟去,说根本不能问,他在里面的生活状态都不能问。 看到他嘴爆皮很干,他弟弟说‘你应该多喝点水’,高智晟说‘可能是这边气候干燥的问题’”。


*耿和:不允许高智晟看电视,狱警说“他还不够这个级别”*

耿和:“他弟弟说‘你在这儿能看个报纸、看个电视啥的?’刚说到这儿,高智晟还没来得及说话,狱警就出来阻止说‘他不能看,看电视他还不够这个级别,我们这儿有图书馆’。让不让看报纸也没说。我分析这句话,为什么不能让他看电视?‘不够这级别’是什么‘级别’?”

主持人:“他们看高律师状况怎么样?比如身体情况、精神言谈啊……”

耿和:“看他也是自己走出来的,看上去走路没有问题,精神也行。”

主持人:“能谈的是什么问题?沟通交流的有什么话题?”

耿和:“就是问问家人好不好,就成象征性、礼节性的一个见面了。甚至都没有给我们带个话,什么都没有,唯一就是说让我带好孩子,他的事情不要让我太费心。除了这个,就再也没有得到任何话。我跟我家丫头(女儿格格)就觉得心里挺凉的,什麽都没有得到。我一想也不能怪他。这样的见面一点实质性意义都没有,家人这麽千里迢迢辛辛苦苦看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主持人:“家人有没有问下一次什么时候能看?”

耿和:“得不到(答复)。他大哥说如果下次看,再跟榆林市公安局沟通吧。没有给我们任何联系渠道。”

主持人:“这次一共见了多长时间?”

耿和:“30多分钟吧,规定是30分钟。”

主持人:“高律师的四弟能接受采访吗?”

耿和:“不行。


*耿和:给高智晟寄了些信和贺年卡,连是否收到都不能问,探视只证明他是活着*

主持人:“这次探视与上次探视相距将近10个月……”

耿和:“(大哥)一再找,一个月一找,找到去年10月份以后,说你再不让我探视,我要到北京去,家里还收到高智晟一封信,阻止家人到北京。那时候到了“十八大”之前。”

主持人:“‘十八大’前收到高律师信主要内容是什么?”

耿和:“主要内容是不让家里人去看他。”

主持人:“这次问没问那是不是高律师本人的意思?”

耿和:“高智晟的一切都不让问。我一直都写些信、贺年卡什么的,我让家人问问高智晟收到没有,也不让问。

见面之后,我们家丫头说‘哎呦,这麽辛苦地去见面,一句温暖的话都没给我们带’。

我觉得,不见,我的心也就死了,就往前熬时间吧;现在家人见了,我就翻来覆去地问家人,总想从里面得到一些更细的情况,什麽也得不到。就是那种冰冰的寒冷的感觉,离我很遥远的那种……只是证明他是活着呢。”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49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去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今年1月上旬一直得不到再次探视的准许。

*耿和:只能留600元,不能送东西。我仍然写信,万一他能偶尔收到一次呢?*

主持人:“这次能给高律师留点钱吗?”

耿和:“留了。他们说‘按规定看一次能留600块钱’。他弟弟就说‘那我们来了两个人,能不能留下1,200?’狱方说‘不行,只能留600’,就留了600。”

主持人:“别人按规定每个月都可以看一次,高律师将近10个月了才可以看一次……”

耿和:“对呀,就是啊,我说‘咱们看一次那么不容易’。他四弟说,狱方说‘来一次只能留一次(规定)的钱’。”

主持人:“像衣服啊,日用品,这些家人……”

耿和:“都不能留。最后我问(他四弟)‘他(高智晟)是什麽样的头型?’他说‘是剃的光头’我心里挺难受。他弟弟说‘穿的是黄棉衣、黄棉裤’。我就说‘我们能给他带点什么?’,说‘都不用,这些都不能带’。

我现在这两天就给他写写信,我就想‘万一,他能偶尔收到一次呢?’”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