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GAO

About Gao Zhisheng


Gao Zhisheng is one of the most unyielding and iconic advocates for justice in China having been nominated twice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2008 and 2010). In response to Gao's legal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religious minorities and his documentation of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Gao has been disbarred, and harassed, imprisoned and tortured numerous times.


[Read Gao's Full Story]

Get Involved

About China Aid

China Aid is an international non-profit Christian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committed to promoting religious freedom and rule of law in China. Read More>>

How You Can Help

To receive China Aid updates
To receive China Aid's newsletter

Monday, April 2, 2012

持续关注高智晟陈光诚及中国法制状况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03,31)

*得知高智晟家人确认在沙雅监狱见到高智晟以后*
在中国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失踪与家人失去一切联系近两年后,他的家人3月24日去沙雅监狱,确认见到了高智晟律师。海内外各方人士得知这一消息后,进一步关注高智晟律师现在能否享有法定的各项权利,同时关注已被围困在家中一年半,近来仍然没有任何音讯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他家人,以及中国现在的法制状况。


*高智晟与高案简况*
下个月将满48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6年8月15日被警方绑架。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此后,高智晟律师多次被绑架失踪。在短暂露面时,写文章自述受到酷刑。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去年年底,高智晟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时,新华社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但是没提及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到过去20个月里,高智晟一直处于再次被失踪状态。今年1月1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收到新疆沙雅监狱寄给他的关于高智晟的“罪犯入监通知书”。1月10日,高智义和三位亲属赶往沙雅监狱要求探视,被拒绝。

*何俊仁律师:跟进关注维护高智晟各项权利,健康如有问题应保外就医*
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得知高智晟律师家人告知外界的消息后说:“我们听到高智晟律师的家人到沙雅监狱探访,确认见到了高律师本人。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家人的确认有问题,所以我觉得高律师人应该还是健在的。但是他的健康怎样,那是另外的问题。

我们非常担忧,究竟他现在的精神和身体健康情况怎样?强烈要求中共政府起码要尊重他个人的基本权利,即使他现在被监禁,还享有受到家人探访的权利,没有理由像这样拖了这么久才让家人见他。

我希望,一方面给家人继续探访他,而且如果他的健康有问题,我们觉得有理由现在给他保外就医。所以,我们会跟进这件事情。”


*陈光诚案和陈光诚夫妇及家人简况*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3月被当局绑架失踪三个月,后被逮捕起诉。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等多项国际人权奖。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当局绑架没有折抵刑期。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从2005年秋天,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

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五、六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后传出获准在监控人员带领下去上学的消息。今年春节后,有人说在学校见不到她。他家全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的暴徒,随时闯进陈光诚家,发出生命威胁。”
*何俊仁律师:再吁联合国关注,中国政府有责任交待陈光诚一家情况 *
何俊仁律师一直关注陈光诚和他家人的处境。

何俊仁:“我们非常担忧陈光诚的状况。他究竟是给带走还是怎样,我们也不太清楚,现在全世界很多人非常关注他和他家人,究竟他们现在怎样?我觉得中国政府有责任交待。”

主持人:“前些时候看到有报道说他女儿可以去上学(小学一年级),后又说春节后在学校没见到他女儿,不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或其他关注者有没有得到信息,关于他女儿后来的下落,她有没有出现在学校里?”

何俊仁:“最近没有新消息,跟他们联系非常非常困难。没有理由这样处理他们,他们应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高律师跟陈光诚的事我们要再次带到联合国,看看有什么有关人权机构可以跟中国政府提出问题,要求他们履行起码应尊重的人权标准。”

 *何俊仁律师:把律师当不稳定因素很不正常,长此会带来极不稳定*
主持人:“目前中国大陆维权律师的处境您看有什么新情况?”

何俊仁:“现在收得很紧。对维权律师,中共政府视为对稳定有很大威胁的群组。律师坚守自己专业立场,现在确实是非常紧张的时候。我相信短期来说,空间很小。非常关心他们现在的状况,看来在当局的‘维稳’方面,他们是被针对的对象。”

主持人:“对于一个国家把律师群体看作不稳定因素,您觉得出现这一现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何俊仁:“当然是非常不正常的状况。其实律师的训练都是希望社会根据法律制度来好好管制,法律制度一方面维护人民根据法律所享有的权利,另一方面也需要限制政府的公权,确保政府官员根据法律行使他们权力,有法律依据,也要照顾人民的权利。如果大家尊重这个国家定下来的法律与合法的政策,其实应该是稳定因素。

但现在,确实大陆很多官员把党的意志、甚至官员官商勾结的集团利益,放在人民利益之上。他们根本完全漠视法律,当律师依法为代理的当事人争取权利时,当局就觉得是对政府和官员的挑战,带来不稳定因素,所以就这样反过来讲。其实他们根本违反法律,觉得依法对他们的挑战是挑战他们的权力,挑战他们的权力就是带来不稳定。所以,确实整个政权就缺乏合法的、人民对他们的尊重跟认授。他们的恐惧带来现在的后果,打压律师,把不同的声音压下来。这是非常非常不正常的,长期来说,会带来极不稳定。

所以,我希望领导有机会好好的整体去反省现在他们这样的处理,尤其是很多地方贪官、地方政权这样做,其实对整个国家是带来不稳定。人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一定会起来维权,跟他们对抗。我真不知道长期怎么可能有稳定!”

*何俊仁律师:温家宝谈政改给希望但非主流,外界难掌握高层权力关系*
主持人:“最近海内外都听到关于温家宝总理倡导政治改革的信息。就在同时,我们看高智晟、陈光诚案例,高的家人刚刚告知外界见到高一面,但接下来有没有第二次探视,能不能正常享受其他狱中人士待遇,狱方没给承诺,而陈光诚是一位服满刑的盲人,他和他家人情况外界长期一无所知……您有什么要讲的话吗?”

何俊仁:“我们在外面很难完全掌握中共政府内部……尤其是最高层现在权力关系是怎样。尤其表面看来,有些领导有些不同政见、不同表述。但本身是什么事情,我们没办法完全理解。

总的来说,温家宝可能代表一些比较进步的想法,可能不是主流,但一定有他的基础。而且他也可能是为了未来,整个政府、整个党,或是整个国家发展的一些可能性,带来些前瞻性探讨,现在可能不是主流,将来会不会变成主流我不知道,但起码他提出来还是带来一点点希望,也给一些人士,尤其党内政府内比较进步思想的人、希望整个国家民族真正走向政治开放的人有一些依据。”

*何俊仁律师:中国走到十字路口,总不能长期用高压“维稳”*
何俊仁律师说:“我觉得,还是希望以比较相对乐观的态度来看这些问题,争取空间,向前推进。

总的来说,我觉得整个中国现在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总不能长期用这样高压的方式来‘维稳’,来打压。每个进步国家都非常尊重法治和法律工作人士,你怎么可以长期这样呢?

越是高压,越是反应他是觉得不稳定,没有信心,没有安全感。所以总的来说,我觉得总有机会,比较进步的人将来会变成主流,把国家推向一个更开放的发展方向。”

*傅希秋牧师:允许家人探高智晟是一小步,应立即释放他与家人团聚*
一直关注中国法制和人权状况、关注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处境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28日下午应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之邀,到达拉斯市出席布什总统中心的电子图书馆揭幕仪式。趁活动尚未开始,他接受了我的采访。

傅希秋牧师先谈他得知高智晟家人告知与高智晟见面消息后的心情:“我觉得,无论如何,这次是高智晟失踪两年后,第一次跟家人……虽然是隔着玻璃,在监狱里、在警察国保严密监视下,还是见了面。作为我们一直在为高智晟呼吁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但同时,我觉得这是为高智晟自由走出的最小最小的一小步,只是知道他被囚禁。国际社会一个最低的基本要求是确认他是否活着,同时应该讲高律师整个案子都是不公正、非法的,对高律师本人应无条件立即获得释放,并允许他到美国与家人平安团聚。这是目前他的家属和国际社会一致要求。”

*傅希秋牧师:国际社会持续关注高智晟和中国日益恶化的法制人权状况*
傅希秋牧师谈到近期国际社会对高智晟律师的关注:“2月14日,在美国国会专门为高智晟长期被失踪和他的案例特别举行了听证会,希望能唤起更多国际友人继续关注高律师案例和中国现在日益恶化的法律境况。这么长时间,两年多来,无论欧洲还是美国,无论是政府还是非政府组织、民间其他各界人士,陷入很忧虑状态,甚至一段时间不能肯定高智晟是否还活在人世。

所以我相信。这次家属能跟他见面谈话,是国际社会努力施压的结果。否则,照目前中国政府处理手法,允许他露面的机会都不会有。同时,离高智晟自由还差很远的路,所以我相信国际社会还会与高智晟律师的家属一道,继续为他能获得无条件完全的自由继续努力,无论是在呼吁还是在法律层面、政府外交层面……我相信会有更多努力。”

*傅希秋牧师:关注高智晟目前在狱中能否享有一切法定权利*
主持人:“在释放与目前这种状况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比较近期的或者当局更责无旁贷要让高智晟享有他应享有的权利,你们还有什么希望和要求?”

傅希秋:“我想,即使是高律师现在被作为犯人、被关在沙雅监狱里,他也应该有按照法律规定所享有的基本权利。包括他家属探访见面、通信、通话的权利。另外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他有申诉权利,按法律规定家属代表他所聘请的律师应该是能进入法律程序,为他做继续申诉的工作。我想这是基本的、在他获得自由之前的基本诉求。”

*傅希秋牧师:非法拘禁陈光诚一家非仅地方行为,是中央政府指令*
主持人:“关于目前陈光诚的情况、相关信息和国际社会所作的努力等,您愿意谈一下吗?”

傅希秋:“目前确实我们这边没收到太多新消息,只知道已确认他在春节期间又被打过。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去见到他,他也没出现在任何场合,这是最令人揪心的。当局整个把他完全非法拘禁起来。

不知道是在哪个环节,我个人觉得是中央政府指令,不是地方行为,我不太赞成把这事只是归纳为临沂和山东政府就能决定这种处理手法。我相信这是上边‘一盘棋’的。把这事只归纳是临沂和山东政府所为,肯定是错误推论和思维。我始终觉得这是上边,至少是政法委一级……最高负责人肯定是下了手谕、批示了的,说了怎么处理,对陈光诚绝不是地方行为。”

*傅希秋牧师:法外拘禁虐待陈光诚一家,骇人听闻法西斯般黑色恐怖*
主持人:“关于陈光诚和他家人目前处境,在中国法制状况方面所具有的标志性,这方面您还有要说的吗?”

傅希秋:“对他这种从监狱释放后的法外拘禁虐待,确实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这不仅仅是对法律的践踏,基本的人道主义底线都全部打破。拘禁这么长时间,而且不仅拘禁他本人,还包括连坐他的妻子孩子甚至陈光诚的妈妈。我想,这是一个文明社会绝对不能容忍的。

昨天《纽约时报》谈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变成‘黑打’,导致许多法律底线都突破,无端的拘禁,酷刑……我看到布鲁斯金学会的一个中国研究员李成(Cheng Li) 作了个结论,《纽约时报》引用他的话‘即使按照共产党自己的标准,也是红色恐怖’。”

傅希秋牧师说:“这起码还打着红色,我觉得对陈光诚就绝对是黑色恐怖。对陈光诚和家人,尤其是孩子的身心灵,是摧残,就像法西斯的那种处理手段。”


*傅希秋牧师:陈光诚一天不获自由,国际社会就不能停止呼吁*
傅希秋牧师表示:“只要陈光诚一天不被允许获得自由,整个国际社会都不能够停止为他呼吁、关注。我们会继续努力,继续推动,希望国际知名人士都能够联手为他呼吁。”

傅希秋牧师又说:“我今晚跟前总统小布什有一个会面,过一会儿五点钟他会单独跟我们几个人,就是上次参加……‘自由卫士’录像(的人)……今天是电子图书馆开幕,向社会正式推出,晚上有个大的活动,特别请我过来。五点钟有跟小布什夫妇的会面,我看看如果能得着机会,我也跟他说两句吧。”


*傅希秋牧师: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关心高智晟及家人,支持人权捍卫者*
3月30日傅希秋牧师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谈到28日活动中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对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的关注关心。

傅希秋牧师说:“28日,‘小布什总统中心’和他的研究所正式推出网络的‘自由卫士’见证记录。

举行仪式之前,我跟前总统小布什夫妇谈话时,特别提到‘高智晟律师刚刚被允许跟他家人会见,至少证明他还活着’。前第一夫人劳拉马上插话说‘是的,我刚才也读到了(报道),我们都很高兴’。布什前总统马上就说‘那我们现在还有更大的任务,就是希望能够使高智晟律师获得释放出狱’。

前总统小布什非常关心高智晟,特别问到格格(小布什以前曾与格格见过面)要去哪个大学读书,说如果她要去哪个学校,特别需要告诉他一下,希望尽他的力量来帮助。

当晚在整个网络图书馆活动中,前总统小布什特别说到,他这个网络图书馆的目的,就是要让全世界人权受到压制的人们知道,他们在为人权所作努力,并不是孤单的,只要有压制存在……前总统布什说,他就愿意坚定地和他们站在一起。”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