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GAO

About Gao Zhisheng


Gao Zhisheng is one of the most unyielding and iconic advocates for justice in China having been nominated twice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2008 and 2010). In response to Gao's legal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religious minorities and his documentation of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Gao has been disbarred, and harassed, imprisoned and tortured numerous times.


[Read Gao's Full Story]

Get Involved

About China Aid

China Aid is an international non-profit Christian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committed to promoting religious freedom and rule of law in China. Read More>>

How You Can Help

To receive China Aid updates
To receive China Aid's newsletter

Monday, January 9, 2012

聚焦:高智义能否探视高智晟成焦点

高智晟的妻子和女儿,儿子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01,07)

*高智义1月1日收到沙雅监狱通知书,其中未提及家属何时可探监*

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被失踪二十个月后,新华社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律师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但是,在当时和之后的两周内,没有关于高智晟在哪个监狱服刑的消息,家人也一直没有看到裁定书,没有得到家人什么时候可以探视的通知。

直到2012年1月1日,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收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监狱刑事执行科寄给他的“罪犯入监通知书”。这一通知书上仍然没有提及家属什么时候可以探视。

一个星期以来,高智晟在海内外的亲属给沙雅监狱打过很多次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近日,高智义办理律师委托手续,并准备带着办好的委托文件前往沙雅监狱。

*高智义:律师委托手续已经办好,等拿到订的票即动身前往沙雅监狱*


在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即将截稿的时候(1月6日),我打电话给高智义先生。

主持人:“现在您收到律师签了字的委托文件了吗?”
高智义:“收到了。”

主持人:“请问您什么时候动身出发前往监狱?”
高智义:“等着票啊,说不上来。”

主持人:“现在和监狱方面联络情况怎么样?”
高智义:“打电话他们不接。”

2006年12月,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2011年年底,他的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新华社的报道说“高智晟多次严重违反缓刑期间的规定,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消缓刑,将他收监”。报道没有提到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到在过去的20个月里,高智晟一直处于再次被失踪状态。

*耿和:家人委托莫少平、丁锡奎二位律师代理,律师已接受委托*


高智义在家乡收到沙雅监狱寄来的“罪犯入监通知书”,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我再次采访了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三年前带着儿女逃离中国现在在美国的耿和女士。

她说:“我们一直给监狱打电话,打不通。今天大哥接到了律师事务所(律师签了字的家属)委托书,由律师莫少平和丁锡奎律师代理。大哥一拿到票就会启程。现在飞机票和火车票都订了,看哪个先拿上,就走哪个。”

主持人:“律师有没有打算去监狱?”
耿和:“我估计律师可能先不去,大哥先带着委托书过去。”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直到2010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

2010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高智晟律师再次失踪。

*耿和:新疆沙雅监狱寄给高智义的信的全部内容,高智晟应签字处不是高智晟的字*

2012年1月6日,耿和回顾了近几天的情况。她先详细谈了高智义所收到的从沙雅监狱寄出的信,以及其中通知书的全部内容。

耿和说:“信封上写的是‘陕西省佳县葫芦镇小石板桥村高智义收’,下面落款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监狱刑事执行科,邮政编码842208’。

信封里是通知书。内容是:新疆沙雅监狱罪犯入监通知书。存根,(2011)年新沙刑通字第0400号。姓名高智晟。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期种类,有期徒刑。刑期,三年。判决机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入监时间,2011年12月19日。家属姓名,高智义。与罪犯关系,兄弟。家庭住址,陕西省佳县佳葫镇,小石板桥村。签发人(耿和说:签字写得特别潦草,我看不清),田XX。签发时间,2011年12月21日。中间是一个回执。

右面就是通知书:新疆沙雅监狱罪犯入监通知书,2011年新沙刑通字第0400号

高智义同志:你的弟弟高智晟因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于2011年12月19日送到新疆监狱服刑,特此通知(沙雅监狱的章子)。通信地址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15号信箱刑事执行科。”

通知书上有一栏应该是高智晟律师本人签字,耿和说:“这个字我看到了,不是高智晟的字,那不是高智晟的字!”

*耿和:我的真实心情与书信表达*

耿和得知这一消息是在美国西部时间2011年12月31日晚上。她谈当时的心情和后来怎样想到在元旦这一天给高智晟律师写一封信。

耿和说:“接到这个消息,心里很沉重,我觉得是一种恍惚,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孩子跟我讲话,我瞪着眼睛看他们,不知道孩子说的什么,很木的反应不过来。

第二天,朋友约我说‘今天正好是教会迎新年,你去参加吧’,我就带着孩子去了。看到教会里人们穿着盛装,手拉着手、肩靠着肩唱圣歌,感觉特别温暖,就跟个大家庭一样。我觉得自己和这个场景差得这么远,我很木,眼睛直直的进入不到那里面去。我心里说‘我要忘掉,我要进入!’,因为我知道是找安慰来了,是找心灵的家园来了,但是我进入不了这种状态。唱完歌,人们互相问候,孩子们都在那儿玩,我就在一个墙角呆着,我觉得这个幸福不属于我。

所以,我就连夜把这种感觉写出来,写成一封信,代表我的心情。”

耿和全文读出了这封信,她止不住地抽泣——

智晟:你好

今天是元旦,我和孩子在教堂里参加新年祝福。看着周围人们都穿着节日的盛装,手拉着手,欢乐的节日气氛洋溢在人们的脸上。休息时,人们互相谈笑着,问候着,孩子们互相追逐嬉闹着,大人们的欢声笑语和孩子们的嬉笑声充满了教堂的每个角落。可是,我的心情很沉重,不能融入这欢乐的气氛中。昨天晚上从大哥那儿知道你被关进监狱,在新疆的沙雅县。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这20个月来,我一直提心吊胆地到处打听你的消息, 没有任何音讯。我常常幻想,一旦哪一天有你的消息了,我就能平静下来,平静地带孩子,带着孩子出去转一转。可是,得到你的消息后,我的心不仅没有放下来,反而心里更难受。他们对你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可是这五年你一直在他们的手心里,你一直没有离开他们的视线。到头来又说你违反了规定,到底是谁违反了规定?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此时我多想冲破一切困难到你身边,想在你监狱旁边租个房子住下,陪你度过未来的这段时间。可是,为了孩子,我的心愿不能两全。

爸爸、妈妈在新疆住了46年,也没有听说过沙雅这个地方,它太远了,我在喀什待了四年,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小县城。但是今天这个县是全家最向往的地方,我这几天给家里打电话问,他们说全家有十个人报名要去看你,我非常感动,全家的这种爱和对你的关心,你一定要挺住!家人会陪你走完未来的几年。现在全家都在搜索着沙雅的天气预报呀,各种信息,想知道那里的所有情况。

天昱的英语很好,中文我在家里教他,课后他学了游泳、滑冰、画画,还到了童子军俱乐部。周六我带他去科技馆、图书馆、航天馆。在我三年的坚持努力下,天昱对航天、科技、宇宙、数字兴趣浓厚。星期天我带着孩子去教会。

我常对孩子说:“妈妈非常感谢你,是你的兴趣、爱好,促使着妈妈带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也让妈妈的车开得越来越好。”

他说:“是呀!开始你是在小路上开,现在你可以在高速 路上开,到时侯你就可以在警察局开。”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他知道我曾经跟警察同在一个屋檐下,我看见警察就发抖,这个毛病到现在还没去掉。

记得天昱一次在梦中惊醒,哭着说:“妈妈,爸爸没有拉住我的手,丢了爸爸。”我反覆自语着这句话,觉得这句话像提醒我,像在跟我说,是呀,这三年了,没有拉住他的手,到现在音信全无。

你还记得天昱不到三岁时说的话吗?“我心里有一根红线,不管爸爸走到哪里,红线就连到哪里。”

现在我想说,我们全家心里都有一根红线连着,不管你到哪里,就是你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跟你连上。这次我们一定要紧紧抓住你的手,不能丢了你,更不能断了联系。

我会经常给你写信,更盼望着能够收到你的信。附上孩子的照片。
祝好!

耿和 2012年元旦

我就按照(沙雅监狱来信的)这个地址给高智晟寄出这封信,不知他能不能收到。

别人也给我信息,说这个监狱特别大,比如分一监、二监、三监,有十四个监区。我觉得可能这个地址不详细,我也没办法,我写了‘转高智晟’”。

*沙雅监狱不接电话*
主持人:“得到沙雅监狱这个消息之后,家人与狱方做了什么联络?”

耿和:“知道这个通知书,我立马跟我的家人讲了。我妹妹从网上查到监狱电话就给他们打,打了三、四天都没有人接。我打也没人接。我就让我妹妹问114刑事执行科的电话号码,114说是保密不能讲。

我们家人急切地想知道,决定收监执行实刑的裁定书在哪儿?那上面应该有准确的哪一天开始、哪一天结束的时间。”

地图上标明沙雅县距乌鲁木齐1,130公里。近日,我也多次拨打沙雅监狱的电话——(彩铃录音),每次都是彩铃响过一分钟后挂断。

*耿和:现在就等着大哥带着律师委托信去监狱,见到高智晟再说*

耿和说:“我打也是没人接,家里人打四、五天也是没人接。现在就等着大哥带着仅有的手续过去,让高智晟签字。去一趟不容易,先见到他再说。

现在这个小县城是我们全家魂牵梦绕的地方。我的心情也是蛮沉重的,但我老是这种哭哭啼啼的,这种感觉也不好,但是我也振作不起来。”

*耿和:感谢各界关注!你们的帮助支持不可缺少,反映出人性的光辉*

耿和说,非常感谢各界关注、支持、帮助高智晟和她家人的人士。她说:“我非常感谢你们!关注和支持是必不可缺少的,这是为中国人权事业走向光明的力量所在。同时,你们的帮助和支持反映出人性的光辉,将照耀那些为人权事业奋斗的勇士们。”

*傅希秋牧师:除非高智义探监与高智晟会面,才能确认高智晟在沙雅监狱*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我们非常关注也忧虑,高智晟律师现在到底他的身体状况如何?因为虽然中国政府透过监狱当局,寄给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先生一份公函,只是列明了法院对他进行三年入监,但是没有具体说明是否让家属在何时前去探监。我们现在还是在密切关注着事件的发展。

我们也促请国际组织和西方外交界也能够继续施加压力,并且关注高律师现在被关押期间的状况。

除非高律师的哥哥能够亲自去监狱跟他会面,并且谈话确认后,才能够正式的说,高智晟就关在那个地方。

因为就以前的包括中国驻外使馆及外交部发言人(发布的)各种消息,实际上是一种变相欺骗措施,欺骗国际舆论。那么,我觉得这一次,还是应该有他的家属亲自确认之后,才能够百分之百地说,高律师是被关在沙雅监狱。”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